休閑風光
  “凌云西岸古嘉州,江水潺湲抱郭流。綠影一堆漂不去,推船三面看烏尤。”在清代張問陶的詩句里,閑情逸致是生活在嘉州最大的感受,縱有萬般愁緒,但在古城嘉州走上一圈,看看山,看看水,喝一杯茶,所有的不快都會煙消云散。

  在樂山,青山綠水造就絕美風光,悠久文化塑造深厚底蘊,而這其中起到畫龍點睛之筆的,是自古以來嘉州人堅毅樂觀的風骨。樂山人不負樂山之名,可沉穩端莊,可嫵媚多情,更可豁達灑脫。樂山樂水者,能不樂己?

  山川秀美如仙境談笑之間是樂園

  沒有哪座城市可以像樂山一樣,令人如此流連忘返,白天可登高望遠,夜晚可泛舟賞景。耀目陽光中,碧水藍天映出柳綠花紅的繁華,如花似錦,把萬千色彩匯聚成一個個深刻印記;黑色夜空下,旖旎誘人的江畔璀璨風光,如夢如幻,將世間最美好的事物融匯成一道道斑斕光芒。

  “仁者樂山,智者樂水。”在樂山,山有了,水也有了,做個仁者、智者的就是時間問題了?;蛟S是地名“樂山”中富含了儒雅中庸的氣息,由此養成了樂山人閑逸舒適的生活理念。傍晚的三江河畔,總會看到穿著輕便舒適衣服在悠閑散步的樂山人,其中不乏跳廣場舞的老年人、坐在休閑椅上悄悄說情話的年輕人,還有你追我趕嘻嘻哈哈的孩子們。溫柔和煦的河風與公園里綠油油的小草相得益彰,一草一木,都融入這城市,怡然自得。

  世間自有快樂事不負此生不負情

  好山好水出好人,獨特的自然風光以及多種文化交融,孕育出了樂山獨特的魅力。寧靜的樂山,仿佛是居住在深山的隱士,呼吸間自有章法,與世無爭;熱鬧中的樂山,又是調皮可親的模樣,就像意氣風發的少年,豪情萬丈快意江湖。在這樣的環境中,人的心情是沉穩的,是包容的,更是樂觀有善意的。

  唐代女詩人薛濤,曾與父親一道來到蜀中嘉州居住。“錦江滑膩峨眉秀,生出文君與薛濤。”唐代風流才子元稹的詩,足以證明薛濤的才情,以及薛濤成長與嘉州的關系。在嘉州,薛濤度過了最為快樂的少女時光,賞海棠春色,觀三江潮涌,感受著嘉州山水迷人神韻。在這里,薛濤寫下了《題竹郎廟》:“竹郎廟前多古木,夕陽沉沉山更綠。何處江村有笛聲,聲聲盡是迎郎曲。”才情初現,多情自見。

  一代文豪郭沫若在嘉州也留下了諸多趣事。孩童時期的郭沫若十分頑皮,常和小朋友偷偷溜出學校去隔壁寺廟摘桃吃。老師知道后,在課堂上出上聯“昨日偷桃鉆狗洞,不知是誰”,借教對聯之際教育這幫頑童。郭沫若略一思索,很快對出下聯“他年攀桂步蟾宮,必定有我”。小小少年用絕妙的文筆,巧妙反駁了老師,表達了自己的志向。

  文史專家唐長壽曾經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道:嘉城民謠地名“十不得”中,有“好個老簫吹不得——老霄頂”。這老霄頂因霄與簫同音,就讓搞怪的樂山人調侃了一番。如此可見,樂山人性格中延續著樂觀與幽默。

  青山亦可造風骨上善若水有嘉人

  愜意的舒適環境并沒有造就樂山人懶散的性格,反而給了樂山人更多的勇氣和底氣。樂山多竹,樂山人的性格也似一根根筆直修長的青竹一樣,意志堅定又自有風骨,目光遠大但不好高騖遠,正應了那首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巖中。千磨萬擊還堅勁,任爾東西南北風”。

  有史以來,無數樂山兒女志向遠大,毅力十足,留下了創新、勇敢、精彩的故事。且不說古有海通率眾生“萬夫競力,千錘齊奮,大石雷墜,伏螭潛駭”建造樂山大佛,更有那敢為天下先、首漂長江的堯茂書,以及自制滑翔機實現飛翔夢的飛人衣瑞龍……這一個個英勇無畏的樂山兒女,不正是“樂善至美創新力行”的代表嗎?

  包容,是歷史賦予樂山的底色;詩意,是城市給予人們的靈魂。一直以來,讓人津津樂道的,就是樂山處處洋溢的樂觀幸福感。走在樂山街頭,人人步履輕松,即便人生中或許要遇到失意彷徨,但在樂山人看來,只要保持一顆積極向上的心,不拋棄不放棄,對未來抱有期望,一切挫折都將煙消云散。

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

關于我們 恒旅網官方微信公眾號 恒旅網官方微博

地址:四川省樂山市市中區柏楊東路449號

電話:0833-2133363

少妇被水电工侵犯在线播放-bt蚂蚁磁力搜索天堂-韩国大尺度电影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